您所在的位置:丁庄门户网站 >  文化   只出过一辑的《木刻》画集
只出过一辑的《木刻》画集
   2019-11-06 13:16:17    来源:丁庄门户网站

1949年4月26日,上海陶博出版社出版了一套木版画集。是我父亲俞白树编辑了这张专辑。

我父亲在美术编辑工作了很长时间,当时也是一位著名的画家。他很温柔,但是他的心很坚强。1949年初,上海黎明前一片黑暗,一片白色恐怖,大量进步书刊被取缔和没收,报刊经常打开“天窗”。国民党特务经常部署,地下党派和进步分子随时都会遇到意外。正是在这种极其恶劣的环境下,我的父亲不怕艰难险阻,编辑出版了这本木刻画专辑。

俞白树的晚归:1942年21.4×28.6厘米

父亲说,当他每天听解放区的广播时,得知解放军正在渡河南下,他非常兴奋,想做些什么来欢迎上海的解放。那时,他还不到30岁,充满热情,不太在乎。当时,反动政府非常讨厌鲁迅倡导的新版画,把它们视为眼中钉。因此,他的父亲决定出版一套木刻作品。许多年后,我父亲给我看了黄色的木刻收藏品。我在彩色封面上看到一对年轻男女。女人的绿色衬裙和红色鞋子敲打着锣,而男人的红色和绿色靴子敲打着腰鼓,唱歌跳舞,仿佛在迎接即将到来的节日。当时,进步的书刊用低调的封面来掩盖进步的内容。为什么父亲选择如此进步和引人注目的图片作为封面?父亲说,我只是想选择这幅画作为封面,我不怕!

黄永玉的《洒向天堂的芝麻》(1948年《十姐妹》插图)

后来,我经常仔细阅读这本木刻画集。这张专辑有16对开本,包含15位作者的19部作品。封面用的是张希亚的“欢庆日”,扉页是黄永玉的装饰木刻《洒向天堂的芝麻》。头版是赵延年的《欢迎》,描绘了老人和孩子奔跑和欢呼的内容,象征着解放的渴望。陈延桥的“作家”描绘了鲁迅引导青年奋斗向前的精神面貌。郑也夫的《他们飞走了》描述了官僚和权贵无序逃离的滑稽动作。邵克平的《庄严而淫秽》记录了老上海的一个场景:美国水手拥抱吉普女孩时,勤劳的工人们在工作。杨可杨的“崩溃日”预示着蒋家王朝的终结。然而,许富宝的作品在揭示了五大家族赢得抗日战争的希望后却是“失望与愤怒”。古塔的《垂下》(Long Down)指责该官员的第五个儿子入行,发财致富,投机倒把,货币贬值,物价飞涨,迫使老百姓变穷生病。我父亲俞白树的《干涸》描述了一位母亲因为婴儿因缺乏营养和牛奶而饥饿而大声哭泣的悲伤情景。李志庚的《推动代表发言》描绘了工人们争取资本家合理待遇的斗争。此外,荣格的《风》、麦干的《寡妇与孤儿》、张义山的《屋檐下》和丁正贤的《秩与秩》等。木刻收藏品中的每一件作品都批评了当时的社会。这就像上海黎明前夕黑暗中闪烁的星星之火。

我父亲曾经告诉我,他独自完成了木刻,从计划、编辑、校对到印刷。为了尽早出版木刻集,他一直在上海和附近的江浙省寻找画家和征集作品。为了能把原始木刻直接印在电脑上,他还把木板刨成大小一致的碎片,分发给作者。此外,为了找到可靠的出版社和印刷厂,他已经跑了好几天了。手稿被收集后,他立即编辑了手稿并把它送到了印刷厂。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去印刷厂校对,直到相册出版。

我问父亲,解放前夕,一名特工来到我们家搜查。它和木刻有关系吗?父亲说是的,木刻专辑出版后不到半个月就卖完了。最初的印刷量是3000份,但实际上印刷了4500份。因为这幅“木刻”产生了相当大的社会影响,所以,有一天,几个特工来到我们家,搜查了箱子和柜子。幸运的是,我父亲那天去了我祖父的家,没有被抓获。从那以后,我父亲不得不每天躲起来。

上海解放后,我父亲和他的画家朋友根据军管委员会的安排,分别去报社和出版社工作,投资建设新上海文化。原本准备好的季刊《木刻》,也没有再出来。因此,这是解放前的第一张木刻专辑,也是最后一张木刻专辑。(俞蕙子)

  • 上一篇:新兵季|我是新兵,入伍两周,我有了太多“第一次”
  • 下一篇:《我和我的祖国》票房破20亿,国外上映效果如何?观众